正在閱讀: 陳寅恪自己和至親三代怎么讀“恪”
首頁> 學術小品 > 正文

山东鲁能vs柔佛dt什么频道: 陳寅恪自己和至親三代怎么讀“恪”

來源:文匯報2019-05-31 10:34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沈亞明

  人名乃個人之名,每個人皆有親有情。寅恪先生三個女兒都年過八十,流求今歲九十。她們多次言及,記事以來就知道自己父親叫“陳寅què”,如今聽到被念成“陳寅kè”,很難接受。

  父親沈仲章與陳寅恪先生長年為友。1927年,兩人都去鋼和泰家求教梵文。1928年,寅恪先生到北京大學授課兩學期,沈仲章從頭到尾一課不缺??拐角捌?,父親為居延漢簡的轉移?;な孿鈐諳愀勱哪?,與寅恪先生全家都不見外。據學者估測,寅恪先生在香港淪陷之初函寄“沈錫馨”呼救,赴歐美治眼無效返國之始信托“仲章兄”辦事,可為研究陳寅恪生平填空。

  兒時,我愛看父親對鏡刮臉——神刀披靡之處,白沫速退,膚色立顯——扎人的胡子消失了。父親向我展示剃須刀,總帶上一句:“陳寅恪送的?!庇墑俏以諶獻智?,早已聽熟了“陳寅恪”。稍長,我愛聽父親憶訴故人舊事。自然,父親常提陳寅恪。

  父親沈仲章口中說的“恪”音,跟“確實”的“確”一模一樣。

  誰親聞陳寅恪本人讀“恪”為“Kè”?

五“恪”合影于長沙,1898年。左起:陳隆恪、陳覃恪、陳衡恪、陳寅恪、陳方恪

  家人陪同散原老人游北平中山公園,1935年。前排左起:陳寅恪、唐筼、張夢莊、喻徽、陳小從、陳流求、陳小彭、陳封猶、黃國巽、賀黔云;后排左起:陳三立(散原老人)、陳登恪、陳隆恪、陳封雄

  陳寶箴領諸孫與曾孫合影于江西南昌,1899年。左起:陳方恪、陳寅恪、陳覃恪、陳寶箴、陳封可(陳衡恪子)、陳衡恪、陳隆恪

  陳三立(散原老人)壽慶,與家人合影于南京頭條巷俞宅竹園,1916年。前排左起:俞明詩、陳散原;后排左起:陳方恪、陳新午、黃國巽、陳封懷、陳衡恪、陳封可、陳隆恪、陳登恪、陳寅恪、陳安醴、龍姑娘

  約五年前,我想寫寫沈仲章眼里的陳寅恪,比如父親目擊寅恪先生對著無人教室宣講之奇觀。拼音輸入q-u-e,不見有“恪”;連擊k-e-s-h-ou,迂回獲得“?。ㄊ兀?。

  一問才知,對怎么讀陳寅恪的“恪”,國內學界曾輪番激戰。結局是判què誤讀,定kè正統。(按:凡帶聲調符號,為現行漢語拼音)

  友人唬我,各類文章不下數十篇,改寫傳載上百。我果真被嚇著,恐迷途于百家紛紜,央人擇要概述。

  獲悉第一條:“沒人親聞陳寅恪自己念què?!蔽壹捶吹骸拔腋蓋子μ??!倍苑攪銜一嵋愿蓋孜?,繼以胡適等為倚,橫矛截我后路:人家追究錯念què音始作俑者,連精通多種外語和漢語方言的語言學家趙元任也難逃干系?!傲鈄稹≌栽巍裁詞焙蛉鮮凍亂〉??”

  正中要害——若論結識陳寅恪的時間,估計趙元任在先,沈仲章在后。趙被質疑,我豈敢固執“父”言?又因重復打字k-e,我漸漸趨于默念“寅kè先生”。

  然疑團未解,為了回溯更早,我向“朱家姆媽”唐子仁求教。她父親唐鉞與陳寅恪的友誼始于中學。陳唐兩家曾為鄰居,孩子們常旁聽大人們談話。唐子仁成年后曾在音樂專科學院教聲樂,對“音”的辨析力和記憶力都特別強。朱家姆媽證實,她父親稱呼或說到陳寅恪時,末字為“確”音。不僅唐家陳家,“大家都說‘確’!” (按:凡標同音字“確”,兼容國語和方言。唐子仁童年在北平,能說一口標準國語,但與我交談多用滬語)

  我向人傳播所知,卻接勸導:過去有學問的人都不對,陳寅恪末字讀kè乃官方重新“審”定,時下再讀què,定會被笑“讀錯了”,我差點兒被“官方”鎮住,偏偏民間又傳來活靈活現的“據說”:陳寅恪曾被問,別人都錯讀為què,你為什么不糾正?“陳寅恪笑著反問:‘有必要嗎?’”

  我好奇:到底是誰,親聞陳寅恪自己讀kè?又到底是誰,親聞并親見陳寅恪“笑著反問”呢?我琢磨:什么樣的人才較有可能,直接跟陳寅恪本人“笑著”議論“別人”都讀錯了呢?聽起來,像是比陳寅恪中學好友更熟的“自己人”?

  不妨問問陳家自家人。為此,我去請教陳寅恪的二女兒小彭。

  陳小彭語音留言作答:“從來沒有人讀kè!”(按:陳氏女兒與我交流均用國語)

  記錄所聞語調,感嘆號用三個也不為過。若要記錄我的即時反應,用“?!”蠻恰當。

  我驚詫的,并不是陳氏家族居然都“讀錯了”,而是想不通——既然有那么多人寫文爭議陳寅恪的名字怎么讀,甚至說陳自己讀kè,為什么幾十年來,竟然沒有人去問問陳家三女:寅恪先生自己怎么讀?給他起名字的上代怎么讀?與他最親近的同輩怎么讀?他的直系后嗣又怎么讀?

  我起念寫文,草擬了一份設想大綱,邀請一位語言學家合作。由他梳理前議,追溯審音政策。我嘗試“三代回溯”,歸納家族讀“恪”小史。

  我曾設計田野調查問卷,然遠在海外,進展難如意。日前,與陳氏三女流求、小彭和美延商量,先公布實證——寅恪先生本人和嫡親怎么讀“恪”。

  陳氏親屬幾代相傳的“恪”是什么音?

  義寧陳氏書香代繼,學者輩出。右銘公陳寶箴親定承嗣取名排行,子輩含“三”,孫輩有“恪”。寶箴生二子:三立居長,三畏于次。孫男共六“恪”:衡、隆、寅、方、登為三立之子;三畏之子覃恪因父早逝,亦由伯父照顧。

  陳寶箴1900年離世,長孫衡恪1876年出生,幼孫登恪1897年落地。諸孫之名,祖父即便不曾親自呼喚,多少也有耳聞?陳三立對老父言子侄,總不至于讓右銘翁誤以為別家小輩?六“恪”如何說本人及兄弟之名,按理,當承自父輩與祖輩。

  陳寶箴歸仙將近120年,親聞他親口呼“恪”者亦皆升天?;廝蕁叭幣浴般 弊直參寫?,上及寅恪之父,下至寅恪三女。散原老人病逝于1937年,逝前居北平多年。陳小彭說:“周末及寒暑假都和祖父在姚家胡同度過,他給我和流求姐贈墨寶等……美延的名字也是他起的。至1937年日本侵華,那時我已六歲?!?/p>

  我問陳小彭:陳家幾代尤其她祖父怎么讀“恪”?小彭答言明確:她的祖父、父母、姐妹和親戚,三代人皆讀“恪”為què。我又問:陳家數度易地,父母與她們姐妹在家日常用語如何?小彭答:都用國語。

  寅恪先生長女流求和幼女美延所言皆與小彭互補互證。為助我寫文,小彭和流求分別鄭重其事地錄音留言為據,美延也轉來她答別人問的電郵。

  先引陳小彭:“我是陳小彭,是陳寅què的女兒。我們小時候一直在(那個時候在)北平,和抗戰期間在全國逃難的時候,從來都是聽見我們的親戚,特別是叔叔、伯伯、嬸嬸們,還有祖父,從來都是叫我們的父親作‘寅què’。所以我們認為,父親的名字就是‘寅què’,而沒有聽過其他的聲音?!?/p>

  整段話內“寅què”出現三次,每個què都加重——確切無疑。

  再選摘陳美延書面答言:“‘恪’字是父親兄弟的排行字,如陳衡?。ㄊυ?、陳隆恪、陳方恪、陳登恪,大家庭中皆讀某què。所以我們父母及孩子小家庭里讀què,不讀kè?!救送馕男彰肨schen,Yin Koh等,但說中文時自稱陳寅què?!泵姥硬鉤?,寅恪先生在牛津的電報地址用“Chen Yinchieh”。

  切切不可忽略陳寅恪夫人唐篔,下錄陳流求語音留言。

  “得知你愿意和我們談談有關父親名字的讀音問題。我的母親唐篔,雖然出生在廣西,但是在四五歲,她就被帶到天津。她在天津女師附小念書,直到師范畢業。畢業后,又在天津女師附小,教過初小的課程,就是當了小學的教師。母親生了我以后,我也像絕大多數小孩一樣,把母親的語言,當作我第一任的語言老師。母親把父親的名字,總是念成‘寅—què—’。并且,母親也教過我,對家里叔叔伯伯的名字讀音。像衡què、隆què、方què等等。母親的語音,至今我們是不會忘的?!?/p>

  留言內口齒特別清楚,父親叔伯四“恪”皆讀què,還特意放慢加重‘寅què’二字。

  陳流求念慈情切,令我感動,是以驅筆陳情——人名乃個人之名,每個人皆有親有情。寅恪先生三個女兒都年過八十,流求今歲九十。她們多次言及,記事以來就知道自己父親叫“陳寅què”,如今聽到被念成“陳寅kè”,很難接受。

  據陳小彭,“恪”字輩尚有五位子女在世,對“恪”字讀音意見一致。義寧陳氏堂表枝茂,姻親網織,數代承繼,往來相聚,一向都語“恪”為“確”音。

  陳小彭追加語音留言,不僅僅是她們一個小家庭,“還有我們的叔叔伯伯們陳衡què、陳隆què、陳方què和陳登què,都是用這樣的語音來叫他們的名字?!幣渙彰諛┳侄際莙uè——明白無誤。外文拼寫“K”就是漢語讀“K”音嗎?

  去年年底,陳小彭所在地凌晨四點不到。她發微信給我:“忽然想起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認為非常重要。因為夜里胸骨肋骨有些不舒服,睡不好覺,就想起來了。以前我們家里的箱子上、是爹爹從國外帶回來的箱子上,用油漆寫的名字,彷佛記得‘恪’字是用K起頭的?!斃∨砘顧?,她曾見旁證——別人發表了一張陳寅恪 “在歐洲的相片上的簽名,‘恪’字是用K起頭?!?/p>

  陳小彭重申,她父親“按照我祖父的念法,所以全家都是念這個‘恪’字為què,也是沒有錯的”。但是,“有這個事情,我昨晚睡不著。就想了,更睡不著。這個事情一定要跟你說,這些情況也許很重要。現在可以打電話給你嗎?”

  陳氏三女與我遠隔重洋有時差,長途通話一般預約。那陣子小彭身體欠佳需靜養,沒想到這個“恪”字讀音問題,竟攪得她難以安心休息。我暗自憤憤然:為什么審定陳寅恪的“恪”讀kè之前,沒有人去征求陳家意見呢?

  我告訴小彭,外文拼寫用K不一定表示漢語讀K音。當時,為讓小彭先放下心去睡個回籠覺,我只以她本人外文名拼法為例,簡單解釋了書寫字母與實際發音的關系。后來,我又 針 對 “q” “j” “k”“g”,向陳氏女兒和關心者做了些補充,綜述如下。

  借用拉丁字母拼寫漢語,歷史已久,法則不一。現行漢語拼音方案標示為j或q的聲母,發音部位比較特殊,不少外語缺乏同樣輔音。其他語種音譯含j或q的中文專名,常以拉丁字母g或k代之。反之,用漢字音譯外文也相似。

  K-J互換

  漢譯英文常見姓King,慣例對以中文常見姓“金”。比如,Martin Luther King為馬丁·路德·金。早年金姓人士在海外,很多(并非都是)會取King為姓。漢語拼音通行后,雖然中國護照“金”姓為Jin,我仍見人到國外后改用King。

  隨手再抓二例:Kissinger漢譯基辛格;蔣介石外文名Chiang Kai-shek——據聞,還真有人“讀”外文,譯成中文“??輟?。[按:這個笑話多見轉引。承日本熊本園大學語言學教授石汝杰告知,錯譯根據俄文ЧанКайши (音 近 “槍 蓋石”)]

  G-Q交錯

  魯迅《阿Q正傳》序言釋名曰:“我又不知道阿Q的名字是怎么寫的。他活著的時候,人都叫他阿Quei,死了以后,便沒有一個人再叫阿Quei了,……我曾仔細想:阿Quei,阿桂還是阿貴呢?倘使他號月亭,或者在八月間做過生日,那一定是阿桂了;……又倘使他有一位老兄或令弟叫阿富,那一定是阿貴了;……其余音Quei的偏僻字樣,更加湊不上了?!萁崧鬯?,是因為陳獨秀辦了《新青年》提倡洋字,所以國粹淪亡,無可查考了?!沼⒐饜械鈉捶ㄐ此uei,略作阿

  Q?!?/p>

  國語“貴”“桂”同音,若用現在的漢語拼音,聲母為G。魯迅早年用Q。是否方言問題?我請母語為紹興方言者讀“桂”和“貴”。魯迅提示“貴”為“富貴”且“貴”“桂”同音,據此,紹興話聲母接近國語G。(按:因魯迅說得明白,此處不議紹興話“貴”在不同語境的另一讀)

  皆知魯迅留學東洋日本,是否他不熟“《新青年》提倡”的(西)洋(文)字?

  否。魯迅說“照英國流行的拼法”是有依據的。僅舉國際暢銷的燕麥品牌Quaker為例,表音漢譯“桂格”。兩個漢字若標以漢語拼音,聲母都是G。也就是說在同一專名內,拼音符號G既對應Q也對應K。其實,英文Quaker內的Q和k乃同一輔音。

  Q-K替代

  由是,從Q-G連到Q-K。起于q的英文詞如quick(快)和queen(女王),詞首輔音q與漢語拼音代表的q音相去甚遠,檢索手邊數本英英和英漢詞典,對q的標音符號皆等同于以k起頭的詞——雖然拼寫字母不同,q與k實際上是同一輔音。

  我取《可蘭經》(《古蘭經》)英文書名為例,做了個小實驗,考察眼“讀”字母會否影響口“讀”語音。我先請英語為母語者念Koran和Quran,未辨差異。詢問被調查者對Q與K以及Qu-與Ko-的語感,答曰發音完全一樣。為排除人“讀”受腦“讀”影響(即知道是同一書),我又用有聲朗讀工具復測,結果相同。

  再舉數例英文q漢譯,擇自1979年版《新英漢詞典》:化學藥用詞如quinate(奎尼酸)、quinoline(喹啉)和quinone(醌)等,音譯首字若標漢語拼音,聲母都是K。

  為解小彭見K之憂,僅議起首輔音。因她不詳箱子上的K后是什么字母,我們不猜也不議整個音節——我與陳氏三女相約,有一份證據說一分話,分享直接知識,不被外間“據說”牽著跑。

  借此機會請讀者諒解,以上討論原為小圈交流,用詞寬松。而且我有意回避專設音標和術語,隨習俗采用同套拉丁字母標識不同語種,拼寫漢語亦循各時期慣例。其實上述三對中,若列語音區別特征,漢語聲母Q-K區別最??;而若注國際音標,英文Q-K同音顯見。對了解語言學的人來說,道理都不新鮮,但現實中易產生混淆,我不過提醒一下。

  上文言及,我曾央人擇述“恪”音爭議要點。緊接第一條“沒人親聞陳寅恪自己念què”,第二條是“陳寅恪自己讀kè”。怎么論證“自己讀”?論據就是陳寅恪外文名拼法之一含“Koh”。友人傳示大標題,“只讀這個音”。

  對“Koh”有幾種猜測性解釋,如考慮在外語環境的使用方便,相類實例俯拾皆是。但既已申明不猜,容不扯開舉證,蓋以簡言之,外文拼寫不代表漢語讀音。打個寬松比方,蔣介石外文名Chiang Kaishek或ЧанКайши,不能證明他自稱“??輟?。

  陳寅恪先生寫外文名用K這個字母,不能證明他用漢語讀自己名內“恪”這個字,發的是Kè這個音。我實在想不通——若真想知道陳寅恪自己“讀”什么音,為什么不請教聽他本人說了幾十年的人?又何苦步鄭人買履之后塵,奉千里迢迢無聲外文紙片為準繩?

  蓋棺“改名”還是“入土”為安?

  2018年春,陳家大屋重修。陳小彭告訴我:“有一塊展板,專提‘恪’字的讀音,陳家人都有意見,所以提出討論?!蔽儀胄∨矸忱偷鋇厙灼?,傳來展板內容。(大致摸樣見左圖)

  正音展板掛到陳家祖宅那年,為輩分定名的陳寶箴作古118年,生前呼喚孫兒們24年;起名的陳三立作古81年,生前呼子喚侄61年;陳寅恪作古49年,另五“恪”作古皆逾40年,生前自呼與被喚“確”整整一輩子。蓋棺這么多年遭“改名”,家祭若聞敬“客”翁,誰能確定誰“被招呼了”?

  我應見過被展板奉為一錘定音的徐世榮,便托人尋找。打算墾求徐先生積個功德,親手解下“統讀”之鈴,讓陳氏祖上“入土”為安。但即被勸別找了,算徐世榮生年,怕是百年之后了。我先思忖,若發文商榷,另一方是無法回應的,只好不了了之?后又一想,“徐”“世”“榮”三音皆歷古今演變,各存區域差異,誰能確保永不更改?尤其“榮”字曾引爭議,僅看音系發展聲母類“雍”,現行聲母r是北京口語。揣測徐先生百年之后,對“榮”對“恪”所慮更遠,會希望有人替他補個功德。

  上文“改名”“入土”“被招呼了”帶引號,因為都是聽來的。我在復旦大學讀書時,語言學家倪海曙來開講座。曾負責審音的倪先生坦言,專業人員對“正”“異”并無把握。工作組雙管齊下,既查經典也查實況。倪先生“泄露”了不少內幕,比如“蝴蝶”的“蝶”字,最初遍問老北京,聲母t與d幾乎對半?!跋衷諮健?,倪先生說:“很少有人記得‘hútier’了?!閉餉匆凰?,我牢牢記住了“-tier”,輕聲兒化。

  據倪先生,最不好辦的正是地名和人名。拾取尚存印象,試試學說一段人名審音“沖突”。他們先從書本到書本,費力定下“正確”讀音。天知道,惹惱了本人和家屬,招來斥責:“你們有什么權力替我改名?”“街上有人叫,我都不知道被招呼了?!薄拔乙鸕拿?,爸爸教我這么念,爺爺和爸爸都入土了,要不勞您駕,跟他倆商量去?”倪先生坐在講臺邊椅子上,雙手作捧紙示人狀,開言道:“您、您說怎么念,我們怎么記?!貝喲四詼ㄕ?,人名讀音以本人家人為準?!暗?!”切忌冒犯老祖宗。

  我報考語言學,是因為語言既屬自然現象也屬社會現象,語言學既需解析語言演變的自然規律,也要闡述在一定社會范圍的使用規律……(按:對概論已生疏,略敘大意)人名(非謚號)的使用范圍,一般來說,首先是與本人直接交往之人,由家庭逐步擴大。

  念“陳寅què”的社會范圍多大?論直接交往,陳家都這么念,應說寅恪先生的同代相知也都這么念。省去羅列歷來記錄,擇取幾條最近核證:據唐子仁,陳寅恪中學好友唐鉞這么念;據陳美延,在海外“胡適推薦信Ying Ch'iuh Chen”;據我親聞,與陳寅恪同在1926年到北京的沈仲章這么念;在陳寅恪晚年,他的助理黃萱也這么念,黃萱女兒向美延證實了這一點。遍問世交,凡本人或父母跟陳寅恪說過話的,異口同聲念què——至少,在陳寅恪與人交往的時段范圍內,這是大家遵守的使用規則。

  “恪讀què”的范圍大于陳家人名。陳美延傳來1988年印行的《辭?!返?69頁:“?。╧è課,舊讀què卻)”(1980年版)。據她記憶,早年“不是陳家怎么讀,而是當時眾人說國語都讀què,成志小學(清華附?。┑紉彩欽庋??!輩⒃霾顧擔骸拔醫夥徘霸誶寤絞糇擁芏潦槭?,父親同事都讀què,小學老師也教讀què,如?。╭uè)守。解放后,父親老友及弟子稱呼他仍照舊讀què,未讀kè?!被褂?,“邵循恪也讀què?!?/p>

  稍查資料,美延所語紀實。50多年前有人撰文,北京曾通行讀“恪”為què。我相信,審音人員當已對“舊讀”之起因、波及和時長等詳作考證,才決定揚kè而抑què。本文前部交代分工,已刊論述歸吾友梳理。我承?!叭廝蕁?,亦可為治史一法。依常識,歷史乃過去已發生之事。是以記錄:陳美延見證,曾發生“恪讀què”這件事,時段約在(但不限于)上世紀40年代后期,地點之一在(但不限于)北平的成志小學。

  為繼續驗證美延所憶,又查到該時段面世的《國語辭典》,“恪”有兩讀:一為ㄎㄜˋ(keh),二為ㄑㄩㄝˋ(chiueh)。(按:中國大辭典編纂處編,汪怡主編,趙元任校訂,初版1947年,商務印書館;承石汝杰見示1969年第七版,臺灣商務印書館)這本《國語辭典》在學術上有其意義——中國語言學開始注重接軌現代科學方法論,辭書嘗試記錄口語實際情況。我又檢索臺灣《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最新網絡版,第二讀為

  “又音”。[按:原著者國民政府時期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企劃執行國家教育研究院;2015年版權。順便一提,抗戰后沈仲章曾任國語推行委員會委員]

  再者,2010年第六版《辭?!匪跤”?,仍列“?。╧è,舊讀què)”[按:承石汝杰見示]。

  嘆息我于史學門外,也不專攻歷時語言學。不知人名使用算不算發生的“事”?對命名原定怎么讀,家屬親戚怎么讀,友好同人怎么讀,……史學和語言學之任是記錄研究實況,還是改正、統一、……?乃至連蓋了棺的先輩,也得“統”統改“讀”?自此青史留名陳寅kè,后世莫談陳寅què?

  不扯后世,關鍵是眼下面對實證,如何處理?

  試為陳氏先賢陳寶箴、三立、三畏、衡恪、覃恪、隆恪、寅恪、方恪和登恪,五位健在哲嗣、天上親屬和世間后代請個愿:能否在歷時性詞典內,保留舊讀què?能否在別種詞典內,收容異讀què?或視情依名人特例,加注“如近代學者陳寅恪的傳統讀音”等語?

  詞典大計,不宜多置喙,建議僅供參考。而我隨文略抒隨感,稍涉語言學史學邊緣,亦皆限淺議而免深究,意為后繼探討,略效鋪墊之勞。

  轉向陳氏三女有絕對發言權的小范圍——陳寅恪哲嗣對“恪”字讀音的看法。

  其一,陳寅恪本人和至親三代都讀“恪”為què,是既成事實,不爭的事實。

  其二,親人之名被念成不同于父母家人所說之音,難以接受。

  其三,人名乃個人之名,名從主人。

  其四,無意卷入爭議,但永志不忘“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補記:本文完稿后,又獲信息,我向陳氏女兒了解情況,并得友人助我探討,擇要簡介兩點。

  第一點:詞典韻書“異讀”存錄數百年

  有學者估測,“恪”字二讀始于明代。承石汝杰等相助溯源,已見明清韻書留有痕跡,發展規律也可解釋。商務印書館1912年首版的《新字典》和1915年正式出版的《辭源》,均載“讀如卻”。上世紀五十年代普查方言出版物,記北京和太原有qiè的讀法(太原入聲)。

  其他例證容緩,僅舉頗有意思一例。

  “正音展板”(見正文)摘明代文獻“恪當讀如客,恪、客古通用”(我信其摘),并援引徐世榮解釋統讀“恪”為kè,“特別舉例‘人名如近代學者陳寅恪’”(已請人核證原文)。正巧徐世榮的《北京土語詞典》(北京出版社,1990年)在手邊,第326頁言:“客(兒),qiě(-r)客人。如:‘你們家來客啦!’(滿族旗人常說,不兒化。)‘干嘛這么多禮兒,像個客兒似的?!ㄒ話惚本┤碩妓?,兒化。)”徐世榮記錄了一個事實,即“一般北京人都說”(不妨暫稱“通讀”)“客(兒)”為“qiě(-r)”,至少延續到上世紀末。

  如何看待社會約定的“通讀”與官方審定的“統讀”?此題大于“恪”一個字和陳先生一個人的名字,值得思考。

  第二點:前輩學人“異議”辨析若干例

  據轉述,掌握多種外語的趙元任曾如是寫,他按發音記“ch”,但親見陳寅恪自拼外文名寫“k”(原文待查)。依我解讀,這說明“寫”外文名與“讀”漢語名不是一回事。

  據轉述,諳熟漢語音韻學的王力曾如是說,“恪”字應讀kè,但大家都讀陳寅què,他也跟著讀了。依我解讀,這說明語言有雙重性質。初看《廣韻》這條線的音系演化規律,“恪”應讀kè;但“大家都讀陳寅què”是特定社會通則,王力“也跟著讀了”。

  又據說,陳寅恪的學生石泉和同事畢樹棠曾分別說,陳先生告訴他們應讀kè。我將此說轉給陳氏女兒,詢問那兩位與寅恪先生的結識年代及相熟程度。接答復曰:“石泉是爹爹在成都時學生,……當時和爹爹關系融洽,……畢沒印象,所述內容更未聽過?!奔蛭瞿殼八腦?,石說與畢說皆再傳“據說”,無途徑核查各人原話、交談場合和傳遞語境等等。而若論與陳寅恪的接近度,石與畢似略遜于正文所列至親友鄰。陳氏三女與我依原約定——不被外間“據說”牽著跑。

  【“恪”字讀音】Kè

  “三恪封虞后”是陳寶箴參與編纂的清同治版義寧懷遠《陳氏宗譜》行輩用字(修水民間稱之為“派號”)。典出我國古代一項禮制,周武王得天下之后,封舜帝之后敶滿于河南東部、安徽西部一帶,建立陳國,國號“陳”,以示尊禮。其子孫遂以國為姓。明焦竑《焦氏筆乘·古字有通用假借》條:“‘以備三恪’,恪當讀如客,恪、客古通用”。清吳大瀓(愙齋)《古籀匯編》卷十據周朝的愙鼎考證:“愙(?。蔽翱汀弊值囊煳?,三恪即三客,即以客禮相待夏、商、周三代子孫之意。

  1985年12月,國家語委、國家教委、廣電部聯合公布《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正式確定“恪”字“統讀”為kè?!洞嗆!貳緞祿值洹貳斷執河锎實洹分械摹般 本磷鰲発è”。語言學家徐世榮《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釋例》(語文出版社,1997)解釋“統讀”即“此字不論用于任何詞語中只讀一音”,并特別舉例“人名如近代學者陳寅恪”。(沈亞明)

[ 責編:秦超 ]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中蒙聯合考古成果入選2019年度世界十大考古發現

  • 寒冬采冰人:起早貪黑 “淘金”冰雪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12月7日,河灘古會上人頭攢動。近日,武功古城第四屆后稷文化節暨河灘古會在陜西武功縣開幕,作為陜西關中平原歷史悠久的集市,河灘古會是為紀念后稷而形成的傳統古會,每年一次。近年來河灘古會再次“煥發生機”,傳統美食、服裝鞋帽、商品百貨等近千個攤位鱗次櫛比,吸引大量民眾前來逛會采購。
2019-12-08 10:41
12月7日,采冰人在哈爾濱采冰節上采冰。新華社記者 強勇 攝  12月7日,采冰人在哈爾濱采冰節上使用電鋸開槽切冰。新華社記者 強勇 攝  12月7日,采冰人在哈爾濱采冰節上撈冰。新華社記者 強勇 攝
2019-12-08 09:54
12月6日,中蒙聯合考古隊中方負責人周立剛表示該考古隊在蒙古國后杭愛省高勒毛都2號墓地的發現入選美國《考古》雜志評選的2019年度世界十大考古發現。
2019-12-08 09:46
當日,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縣迎來苗族傳統節日“祭尤節”,近千名身著節日盛裝的苗族群眾與游客齊聚丹寨萬達小鎮,歡度傳統佳節。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12月7日,苗族群眾身著民族服飾參加“祭尤節”活動。
2019-12-08 09:41
12月7日16時52分,我國在太原衛星發射中心用快舟一號甲運載火箭,采用“一箭六星”的方式,成功將和德二號A/B衛星、天儀16/17衛星、天啟四號A/B衛星發射升空。衛星順利進入預定軌道,任務獲得圓滿成功。
2019-12-08 09:41
12月7日,船只行駛在長江三峽湖北省秭歸縣水域。
2019-12-08 09:40
12月6日,在美國紐約花旗球場,人們在“天下華燈”嘉年華活動上參觀。以大熊貓等為主題的120組制作精美的中國彩燈在“天下華燈”嘉年華活動中展出。以大熊貓等為主題的120組制作精美的中國彩燈在“天下華燈”嘉年華活動中展出。
2019-12-08 09:39
12月7日清晨,新任香港特區政府警務處處長鄧炳強率香港警務處代表團來到天安門廣場,觀看升國旗儀式。
2019-12-08 09:34
“玫瑰小鎮”里的花樣生活
2019-12-07 08:48
秦巴明珠 瑰麗瀛湖
2019-12-07 08:40
愛巷傾情 橋牽三地——走進“澳門新八景”
2019-12-07 08:32
美食是澳門的城市特色之一。澳門2017年被評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網絡“美食之都”,成為繼成都、順德之后第三個獲此殊榮的中國城市?! ≡詘拿拋罘被睦方智侶礪犯澆?,匯集了很多中西美食。中式早餐生滾粥、澳門特色小吃牛雜、古早小吃金錢餅和雞蛋仔、冬日限定美食羊腩煲……舌尖上的澳門,讓人們紛紛慕“食”而來。
2019-12-06 08:48
美食是澳門的城市特色之一。澳門2017年被評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網絡“美食之都”,成為繼成都、順德之后第三個獲此殊榮的中國城市?! ≡詘拿拋罘被睦方智侶礪犯澆?,匯集了很多中西美食。中式早餐生滾粥、澳門特色小吃牛雜、古早小吃金錢餅和雞蛋仔、冬日限定美食羊腩煲……舌尖上的澳門,讓人們紛紛慕“食”而來。
2019-12-06 08:48
加載更多
1000炮金蟾捕鱼棋牌 什么紫卡升级了赚钱 全民麻将作弊透视版下载 嘀嗒打车用私家车跑能赚钱吗 真人麻将直播平台 在云南买翡翠赚钱吗 成都麻将机麻多少档 很多人说网上带你赚钱 全民麻将群 ca挖矿区块链赚钱 打码怎样赚钱是真的吗 地下城勇士手游下载 小蜜共享单车能赚钱吗 全能赚钱平台登不上去 梦幻西游军火商赚钱吗 彩金捕鱼游戏机多少钱